您的位置:宝瓶文学网 > 小说 >
  • 八月夏夜,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高铁上面,我打开手机的记事本思绪凌乱地写下这些文字。列车一路向北,原野从身旁呼啸而过,就像已经走远的青春想要转身却发现身后一片漆黑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  • 最近过上了吃饭睡觉看小说的慵懒循环节奏,手机里的计步软件也经常停留在几百步以内的节奏,前两天一天结束的时候,手机提醒室友为我的十六步成果点了赞。你妹呀,这也赞,...【阅读全文】
  • 在我的理想中,十几二十年后的自己应该是一头大卷发,沿袭着如今的红唇,胳膊上印着一副巨大的图腾,微醺的眼妆,缭缭青烟从血红色的甲间缓慢飘散,看起来放荡不羁,但内心...【阅读全文】
  • 一同行问我,长的丑就没有权利谈恋爱么?我想都没想便回答,我很丑,可是我很温柔!谈对象,对于一个人的胖瘦高矮美丑,真的很重要么?注意到对方的语气,我迟疑了几秒,答...【阅读全文】
  • 不曾迷得那么醉,不曾寻得那么累。如果这爱是误会,今生别的事,我不想再了解。沈从文说: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...【阅读全文】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