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宝瓶文学网 > 人生格言 >

感情的天平倾向谁

日期:2019-11-26 11:14

  王姨可不这样,她很在乎我,决不允许别的女人靠近。

  这时,王榕花很很地白了刘玉珍一眼:“立新,我这里有新手绢”王榕花顺手把手绢捂在我脸上。这下把我们逗乐了。

  我客气地给她让坐倒水。聊了几句就进入正题:“上次我给你的信,你一直未回音,我想来问个经究,等待的日子很难熬,你能理解我的心吗?”

  王榕花是和我校邻墙的前王小学的民办教师,她热情开朗,性格直爽;美丽动人,夺人心魂。不知怎的,我心无他意,但有时看她一看眼,心里都砰砰直跳。

  刘玉珍这些细微的举动,王榕花似有察觉,但又不好开口。她们表面是握手言欢,但实际是暗流涌动。我看得明明白白。

  你好!(本应句号,现用叹号,用意为何?)。一次音乐课能逮住一个姑娘的的心,实在神奇。近来数日,你的影子时时在我眼前晃动,你的歌声时时在我耳畔响起,你的才华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,你的帅气征服得我寝食难安,夜不能寐。我不是一个轻浮的浅薄姑娘,随便表露心底。但这种感觉已经纠结(此处本想用折磨,还压抑没用)得我不能自已,遂信笺一纸,坦表于你,一求缓解。你的歌声唱醉了一个姑娘的心,动人的旋律,美妙的音色,澎湃的激情塑造你的高大伟岸,玉珍需仰之才视。

  我们顺河西行,朝学校走去。“对了。今下午我要讲一元二次方程根与系数的综合应用,你考试的重点内容,难度挺大的,你直接到教室听即可”我提示说。“啊,啊,……刚才你说什么?我没专心听。只想一件事了。你说的徐星花一事为假,我认为不假,你说话说漏了,只好否定。你这是拿实话哄人。如果为假,为什么名字都这么具体,现诌是诌不出来的,里面肯定有猫腻。小子,请从实招来,不然就三十大板,听清了?”此时的王榕花似信非信,心事重重。

  直视直盯诡计多。

  我们小旅于蛇山桃山间,采野果,赋诗篇……。

  二美女厨艺很好,她们在学校伙房忙碌着,我在一旁观看。很快,饭菜上桌。

  81年,师范刚毕业的我主动要求来到了大山腹地的前王中学,这里条件艰苦、学生基础薄弱、师资缺乏。我这个新来的“秀才”身兼数职,主教数学,兼教音乐、政治并担任班主任。

  “王姨,不瞒你说,徐星花确为我高中同学,美丽无比,如同王姨,比姨略矮。我学习的优秀和出众,招来了包括她在内的许多男女同学的羡慕和崇拜。她对我很好,我也被动接受她对我的关爱,渐渐的我们就有种难啥难分的感觉,好象一对情窦初开的恋人。我很理智,学习为重,感情为副。高中毕业我考取师范。她学习不好,未考回家。因她是农村户口,我们之间出现地位差异。在家庭及各种压力的逼迫下,我们忍痛分手。她后来远嫁他乡,我俩天各个一方,失去联系,不再来往。她滴泪伤痛,我惭愧自责,少年情债,恐今世难还。现每当忆起,都碾转反侧,愧疚万端……”我滔滔不绝,不能自已……。听完我的讲述,王榕花眼睛红红的:“你这个负心的东西”

上一篇:夫妻之间
下一篇:爱婆婆续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