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宝瓶文学网 > 人生格言 >

东排村的兴衰曲

日期:2020-03-23 01:17

  翌日中午,儿子用力按住黄鳝的头和尾,母亲一手按着鳝一手用刀想把鳝的腹部剖开。结果刀一触鳝皮就有一线鳝血直喷儿子嘴巴,儿子用舌一舔,咂了一下嘴巴,虽有点腥但味鲜美甘甜:“真好吃!”母亲曾听人说过鳝血是个好东西,对孩子身体的生长发育大有裨益,既然儿子说好吃那就让他用嘴直接吮吸。儿子吸完后打着饱嗝挺起身子,就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,便御下门板放在条櫈上头朝外脚向里的睡下了。

  年青人就爱凭着一时的冲动热劲,做事从不考虑后果。现说,车头村有一孤老头,去前团村的棉花形拾枯枝做柴火,被前团人发现要強行拿走。正好车头村有位后生路过看见他们在挣夺,而这两位后生正好是刚刚跟师傅学会了二套拳法,没地方试验。于是,走上前去假装劝说道:“你们就高抬贵手,愿谅人家老人吧!就算是积德行善!……”一边说一边帮老人把夺去的枯枝一根一根拾回会栶好。这下前团人毛了,大声吼道:“这是我们的地盘,这枯枝也属我们所有,你们己经侵犯了我们的……”紧接着仗势村大人多便大骂起来,边骂边夺。这两后生便借机发挥,三下五除二的把前团人打得鼻青脸肿。

上一篇:半弯残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