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宝瓶文学网 > 故事 >

口述:无耻上司把玩的不要的二奶介绍给我当女朋友

日期:2019-11-18 17:07

 

 

  2004年五一节前夕,刘洪利再次请张红燕在节日期间随他回一趟湖北老家。但无论他怎么哀求,张红燕不但不同意,还说:“我母亲病重,我要回老家芜湖。”刘洪利虽然心里一百个不舒服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这位姓陈的司机是东北人,在公司开混凝土搅拌车,以前曾做过吴光的专职司机。他一看刘洪利不给面子,立刻放下酒杯,大声说:“什么老婆?兄弟,不是我说你,那不过是吴光的‘垃圾’……”刘洪利一把揪住陈司机,要他说清楚,但在场的几位工友却都不让陈司机说了,还把陈司机硬往外推。刘洪利哪里肯放陈司机走,大声骂道:“不敢说的是杂种!”酒后的陈司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他当众高声说道:“你以为你那宝贝是什么东西?她怎么不敢跟你到车队来?因为车队的人都知道,张红燕其实就是吴光的二奶……”刘洪利的肺差点气炸,当场和陈司机撕打成一团。

  渐渐地,刘洪利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疑点。张红燕经常莫名其妙地对刘洪利发脾气,有时甚至从出租屋出走,一走一个星期也不回来,平时晚归更是家常便饭。刘洪利几次提出要带张红燕回老家见见的父母,都被张红燕一口回绝。刘洪利提出要去拜访张红燕的家人,也遭到她的拒绝。有时候,他想在工友们面前显示一下自己找了个漂亮的“老婆”,要张红燕参加一些他和工友们之间的聚会,但张红燕每次都以“没空”拒绝了……

  今年27岁的刘洪利出身于一个农民之家。家境贫困,初中毕业之后,他便离家四处打工谋生。在建筑工地做了6年泥瓦工后,一心想改变命运的他一横心,花了2000多元钱进了当地一家汽车驾驶培训学校。取得了驾驶执照后,他便跳槽到一家食品厂开起了送货车,月薪增加到了2000多元。但他还是不满足,仍然留意寻找待遇更好的工作。

  自从有了张红燕这个漂亮的女朋友,刘洪利对吴光除了尊重之外,更多了一份感激。只要是吴光的事,他总是第一个出头,小到搬家,大到拉货,不管多忙他从不推辞。有一次,一位司机背地里骂吴光“缺德”,他还差点跟人家大打出手。

 

 

  喜从天降:好老总亲自为我说媒

  酒劲过后,刘洪利心里沮丧极了,他意识到陈司机十有八九没乱说。第二天,他又找到陈司机,在他的逼问下,陈司机终于说清了来龙去脉:原来,张红燕以前是建筑公司的接待员,被吴光包下来后,才转行做了收银员。2003年以来,张红燕还为吴光打了两次孩子,都是由工地上做饭的大婶照顾的。后来,事情被吴光老婆知道了,吴光这才慌了手脚,趁着选司机的机会找到了没钱没势的刘洪利,把自己的二奶“处理”掉了……陈司机还告诉他:“其实,后来的情况,小张是最清楚的。”

  2002年4月,刘洪利偶然在报纸上看到,南京市下关区某大型建筑公司需要一批卡车司机,负责往工地上运送钢材等建筑材料,开出的工资比他的月薪整整高出了500元。刘洪利非常动心,觉得南京比荷泽应该更有发展潜力,他一冲动就辞了职,到了南京。

 

  听说公司副总经理要亲自给自己介绍女朋友,刘洪利既惊又喜。xing格耿直的他想,吴总这么关心我这个打工仔,这是多大的关照,求都求不到呢!何况,吴总认识和看中的女孩,肯定非常不错!因此,他连吴光介绍的女朋友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没问,就连声说“好”。小张被他这副样子逗笑了,接着告诉他,当天晚上下班之后,吴总会做东请他吃饭,顺便约他见见那个女孩子。临走时,小张还特别叮嘱他:“吴总这么对你,你小子可得为老总着想,别到处张扬这事,免得老总不好做人。”刘洪利似懂非懂地连连点点头……

 

  真相大白,老婆原是老总处理的“垃圾”

  2004年6月20日是个星期天,那天晚上,几个司机说要出去喝酒散心,拉上了刘洪利。席间,一位姓陈的司机连番灌酒,弄得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刘洪利更是生气。后来,他干脆一把推开陈司机,不高兴地说:“不喝了,我老婆还在家里等着呢!”

  节日就过完了,刘洪利想到张红燕从芜湖回来后,有可能先回她自己的宿舍去,于是他吃过晚饭就去了一趟张红燕的宿舍,想帮她把小屋收拾干净。干完活已是晚上10点了,没想到出门时,刘洪利竟意外地看到张红燕正从一辆轿车里钻出来,而小张正殷勤地帮她开车门。刹那间,刘洪利只觉得热血冲顶。他指着张红燕的鼻子说道:“你行啊,连老总的司机都可以随便使唤……”张红燕却淡淡地说:“我刚回来,在车站遇到了张师傅,就请他把我送回来了。”小张也连忙打哈哈,表示张红燕说的是事实。刘洪利没话可说了,心里却气愤难平。

 

 

 

  文中主人公的遭遇很令人同情,而这个没人xing的“老总”让我们恨的咬牙切齿。但人在很激动的情况最容易失去理智。刘洪利的这一冲动举动也造成了严重的后果,被南京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……

  当天下午,刘洪利心里一直难以平静。他一会儿觉得自己运气真好,遇到了一个体贴下属的老总;一会儿心里又直打鼓,不知道吴总介绍的姑娘长啥样,会不会有什么毛病……思来想去,他最后决定了:不管这姑娘是丑八怪还是瘸子,我刘洪利都要了!不然,怎么对得住吴总的好意!

  当晚快下班时,刘洪利点跟随吴光和小张一起去了一家饭店。几人落座后,吴光拿着菜单看了看,头也没抬地问了刘洪利一句:“爱吃什么?”刘洪利说:“随便,什么都可以。”看着吴光那阴沉着的脸,刘洪利心里直犯嘀咕:吴光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?他不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……